【宝钻/三芬】鬼故事

菲纳芬和一个幽灵毫无意义的故事……

也许有一丁点儿的费费三芬向

ooc,非常无聊,写的时候没有过脑,2000+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听说了吗?王宫后侧的一个房间里最近经常有奇怪的响动。那里本来是库茹芬威殿下的一个工作坊,现在正要装修成新的藏书室,里面已经搬空了。你说,会不会是……”

“我也这么想……听说有人在经过那里时,看到一个黑影低头对着墙站着,他刚想去碰那个影子,就又什么都不见了……”

“嘘!王上朝这边走过来了。”

如上的对话,最近几天菲纳芬已经听得厌烦了。这天下午王宫翻修的活儿算是告一段落了,他正想给自己休个小假,青年时...

12 Mar 2018

【法扎】驴与制作人

恋与制作人au……


用莫扎特做了游戏昵称而产生的脑洞。会出场的人物有:制作人莫扎特、摇滚明星萨列里、从隔壁德扎那里借来的总裁科洛雷多、脑科学家阿洛伊西娅、飞天小女警康斯坦茨,还有和总裁打包的阿尔科、罗森博格、好闺蜜达蓬特等等等等。

理应有萨莫、主教米扎、莫alo、莫康四条感情线。不过现在这段就出现了萨莫和一点点的主教米扎(?)……

非常ooc,非常傻白甜,非常无聊,非常不好笑,非常辣眼睛。

没有完结,但我写得太智障太傻逼了,所以不一定会写下去……

目前7000多字。

请戴好护目镜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...

28 Dec 2017

加拿大公交车拟人!
因为和@端木悠然☆ 一起等公交车等到心累,吐槽了很久后画了我们最常坐、每次都必晚二十分钟以上的C63路的拟人……大概是个很智障的金卷毛儿小骚哥们,欢迎各位画同人(不可能的

15 Oct 2017

【大悲/安灼拉】星星

小伙伴的点梗,改自格林童话里的星星银元,但已经面目全非,只能保证还是童话……短,ooc,略带一点ER,ABC有短暂出镜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有一天,一颗星星从天空上掉下来了。他和离他最近的那个朋友说:“底下有人在叫苦,我要去地上一趟。”他身边的那颗星星,只能发出和芦苇丛里的萤火虫一样的幽暗光芒的那颗,则一言不发。于是,夜空就此失去了它最亮的那颗星星,而大地上有了一个叫安灼拉的小男孩。

小安灼拉被一个诚实的樵夫和他的妻子收养后,一天比一天长得漂亮。他满一岁的时候,村庄里最老的老奶奶说:“安灼拉真是漂亮!他的嘴唇比我见过最甜的西瓜还要红;他的头发比我见过最...

21 May 2017

一个五嫂私设

一个五嫂私设,特别私又特别长,估计没人看(。不体谅库五,不是好娘,有个性和思想,曾是费诺迷妹,估计没人爱(…

她是一个长得还算不错的诺多女精灵,面容坚毅,五官立体,一头黑发经常扎成方便行动的马尾,身体略瘦削,很容易穿过岩洞,却不容易被人一把抱住。
她被称作是一个可靠的人,“很会帮忙”,她的女伴这样说。她认为自己是那个能理性地见到极远的未来的人,因而在别人“做错事”的时候她一定要讲出来——倒不如说这是帮忙的一部分?同时她也心直口快,她能追着一位朋友认认真真劝诫许久,可别人要是不听劝她会特别生气,她不关心他人感受,只关心整体事情的发展。而她的这番叨扰所指向的事态,也的确可以说是好的结局。可在行动时,她...

25 Apr 2017

【法扎/萨莫萨】老师好

幼儿园au,老师萨列里和小朋友莫扎特,有其他音乐家出镜…傻白甜,无明显攻受,渣文笔,一发完。我也不知道可不可爱,总之ooc到不行了。

==========

萨列里不得不承认,莫扎特是整个幼儿园最难搞的小朋友。

沃尔夫冈·阿玛迪乌斯·莫扎特是个圆脸的小男孩,在他四岁时被交到了萨列里手上。那时候,他一头乱蓬蓬的金色鬈发,一半向后梳齐了,一半朝四面八方放肆地翘着,每一根的弧度都和他上扬的嘴角一样。他露着一口牙笑着,站在幼儿园大门口瞅着萨列里,萨列里也像个合格幼教一样笑着看着他。他的母亲,穿着黑裙白纱的一位贵妇人,顶着整整齐齐的盘发蹲在他身边,轻轻把他向老师面前一推。这一推差点要...

25 Mar 2017

您比盛着露水的玫瑰花瓣更温柔,比美泉宫墙上装饰了金箔的壁灯更耀眼,比在飞扬的极乐中交织的拥抱与吻更令人心醉,您是星星啊。
爱您,生日快乐!!!

05 Dec 2016

刷新组无差cp群宣

为了5F或F5的同好之间的交流以及产出,建了个群!

关于这俩精的关于纳国的什么都可以聊,脑洞,角色理解,戏,文,图,梗,感觉很适合的歌,什么都行,我们的宗旨就是,不能让同伴饿死(……

对待ooc请理性,提建议请用和善语气,群内不掐架,其他没什么了,也没群规,各位玩得开心!

然后尝试着@greylantern @仪酱说不想陪你喝鸡尾酒之王马天尼 ,赞美两位大大!

欢迎加入纳国斯隆德的乌鸦群,群号码:155509394

19 Nov 2016

空间上看到的梗,脑了一下觉得好可爱就写了,是刷新组。摊牌出镜,ooc(。
顺便想问一下刷新这对有没有同好群交流群之类的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凯勒布理鹏找上芬罗德的时候,他正在泰勒瑞的诗酒会上。他站起来接词,看到了小精灵从较远的席位之间挤过,有几个刚成年的精灵在朝他塞盛满了的小酒杯。他继续说完了他的话,漫不经心地坐下听着掌声。在下一首将开始时,凯勒布理鹏终于走到了他在的桌边,没等凯勒布理鹏发声,他就去牵着他的手离席了。

“怎么了?”他蹲下来问小精灵。他们在许多白色的柱子中间,周围除了旁边的墙上挂着的肖像画外,空无一人。他们算是比较熟悉,因为芬罗德每个月...

02 Nov 2016

【刷新】接吻

一个飞快的脑洞,比较奇怪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他们隔着曼督斯的墙壁接吻,库茹芬的嘴唇褪皮了,发白的毛燥边缘被不比它红多少的血肉挤压在纹路清晰的膜上。触感和爱都传不过去,只有芬罗德的温度和其中的能量源源不断地输送着,大部分都被抢去给墙壁增加厚度,幸存的那几滴在经历高空弥漫着肃穆味道的冷空气的剥削后,落在了库茹芬的唇边。

库茹芬将唇稍稍挪开,伸出舌尖将那点温度拢入了体内。芬罗德没有看到。库茹芬看见他的眼紧闭着,透过水帘般的眼皮,混了青、灰、蓝色的眼珠直勾勾盯着咫尺之远的黑暗,几根睫毛卷曲地贴着细腻到看不出纹路的皮肤。他是在享受吗?那眼皮在唱着他的...

09 Oct 2016
1 2
© 泽川川川川 | Powered by LOFTER